我新匪石

张新杰中心合志《我新匪石》试阅

本篇lof为试阅,终宣请走:http://sakata-tomokazu.lofter.com/post/21643f_19936a4

天窗请走:http://doujin.bgm.tv/subject/37037

--------我是试阅的分割线--------

 

《征途》

        张中心by acol

 

    “不过真好,我们四个人居然还能凑在一起,虽然说的已经不是荣耀啦。”他醉醺醺道。“不过,还是敬一杯我们的荣耀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对于文绉绉的话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他悄悄摸了摸鼻子。举起杯来的人眼睛倒是很亮,不像是喝醉了酒。

    林敬言含着笑与他碰杯:“敬我们过去的时代。”

    韩文清没有多言,却也与他们碰了杯,眼睛里交换着的热血灼灼燃烧。

    三十年功名成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

    即使过了这么久,但只要当他们回到了这个位置上,似乎又回到了当年的那个夏季。回首霸图兴衰风云的岁月,人生这么短暂却又漫长的一段征程,何惧披星戴月。

    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。与子偕行! 

 

 

《时间秩序》

        韩张by Skying

 

    “不过新杰,我看好你。”韩文清在吃饱了喝足了之后,突然总结。

    且不说自家队长怎么画风突变诉起情衷,这个称呼什么时候变的?

    张新杰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高兴的,放下筷子端坐起来,斟酒一样给韩文清的杯子满上水,问:“队长你……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其实,你的努力我都看到。”韩文清拿着碗开始盛汤,“你还没有完全融入霸图的风格里面来,所以一直在努力,这些粉丝也好,俱乐部也好,我也好,都一直看着。”

这也不是什么新闻了,电视解说都能拿来说的事儿,大家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新杰你有没有想过,或许你并不需要迎合别人的风格呢?”

    从来没有人和他说过这样的话,张新杰彻底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的牧师号最早是在霸气雄图的公会里面呆着的,然后他自己又去了霸图的训练营,最后在霸图战队出道。他的公会他的训练营他的战队,信仰的凝结的都是韩文清的风格,韩文清的个人魅力,韩文清的豪迈拼搏。现在韩文清坐在他面前对他说,嗨,那些甭管。

 

 

《再见》

        张叶by杜防微

 

    “小张啊,今儿你生日,喏,刚出去给你买的礼物。”叶修又点燃一根烟。张新杰虽然知道抽烟对身体不好,但不可否认,除了玩荣耀和在床上,抽烟时候的叶修最迷人。

    叶修抽烟也是懒懒的,懒得有味道。他修长白净又美好的手指夹着棕色的滤嘴,手靠近微微上倾的头。下巴和颈部勾出漂亮的弧线,让人想吻上去,在上面留下印记。滤嘴末端很快会被淡色的嘴唇含住,叶修的唇很好看,薄薄的,比粉色略淡,像桃花白色和粉色交界地方的颜色。那唇角微微上翘,总让人以为叶修无时无刻不在笑,又带了点撒娇的味道在里面。

    含住滤嘴的时候,唇会微微分开,就像邀请人来亲吻一样。张新杰最爱这个时候拿开叶修的烟与他接吻,这个时候叶修嘴里带了点烟的苦涩,若是早上,牙膏的清香和烟的苦涩混在一起,这个时候吻住,总会让人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然后叶修会吸一口,动作幅度很微小,基本看不出来。他眯着眼睛,像饕足的猫一样。

    叶修这个时候会拿开烟,然后吐出烟幕。叶修吐烟很有一套,他能吐出不同形状的烟圈。张新杰记得他和叶修热恋时,叶修曾为他吐出了爱心形的烟圈。

    不止一次。

    但现在,叶修只是单纯的将烟排出嘴里,大片连缀的烟幕从优美的唇形中逃逸,横在两个人之间,像是架起了一道烟幕组成的墙壁。看起来很好越过的墙却实实在在的将两人隔开,除非叶修愿意,否则他不可能越过去。

 

 

《Rising Hope》

        张喻张by雪奈

 

迷路みたい 行き止まりなんだ もう思考はディストーション

〖宛如迷路一般 陷入穷途末路 思考已然歪曲走形〗

容赦ないね いつの间に 见失ったルート、暴れだす

〖不容宽恕呢 不知不觉间 迷失了道路、开始暴乱〗

 

    或许就是命运。

    原本楼顶的大钟在黑夜里只能勉强看到个轮廓,可就在石不转视角转向钟楼的那一刻,一道闪电直直地劈在钟楼顶端。这次似乎比劈到郑轩的那次还要强,钟楼周围被照得亮堂堂的。

    索克萨尔。

    这个穿着黑色长袍戴着兜帽的术士在闪电中显现了自己的身影。大风卷起了他被打湿的外衣,灭神的诅咒被稳稳拿在手中。索克萨尔没有避闪,他就这么出现在了张新杰的眼前。

    他正直勾勾地盯着霸图的牧师石不转。

    明明这么远张新杰原本应该看不清索克萨尔的脸,但他觉得自己此时分明是看见了索克萨尔炯炯有神的双眼。那双眼睛是那么锐利而又明亮,几乎夺取了灭神的诅咒上稀有材料在强光照耀下应有的姿色。

    这就是喻文州和他的索克萨尔。 

 

 

《凌晨四点》

         周张by九喵

 

    据说,凌晨四点醒来的时候,第一个想到的人,就是你爱的人。

 ***    

    周泽楷接过杯子,不深不浅的褐色液体,没有由来的他想知道,张新杰在倒水的时候,是不是也有着自带刻度尺的功能。板蓝根甘甜的味道从舌尖蔓延开来。

***

    周泽楷忽然回过味来,那被涮洗干净的玻璃杯盛的到底还是药,甜中带苦。只是这苦,现在他才尝出来,舌尖涩涩的。他觉得自己的感冒还没有好。酸涩的感觉从鼻翼开始蔓延,绵密地包裹住自己,像一张密不透风的网,慢慢收紧,无法呼吸。

***

    他最近总是做梦。有时候能记住,有时候又记不住。

    有时候是他和张新杰一起在G市的见闻,有时候是第一次见面时张新杰的房间,有时候又是全明星喻文州和张新杰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正好……”

    梦醒时分,总有谁的身影萦绕心头,挥之不去。

 ***

    江波涛是在这一赛季冬季转会窗的时候被轮回挖过来的。意外地很能理解周泽楷的想法。轮回众人都表示惊叹不已,但周泽楷很平静。

    你们都不知道,他是第二个了。他心想,只不过,第一个挖不过来。

***

    “早上的话,六点到八点。中午十一点到下午一点,晚上九点到十一点。这些时间我都比较方便。”张新杰说。

    周泽楷眨了眨眼睛,在心里重复了一遍,然后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。

    张新杰看他目光游移了一会儿,想了想,又补充道:“其他时间也可以,就是不及时。”

***

    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,周泽楷勾着张新杰的手指靠在路边的栏杆上,扭过头去看张新杰。

    “不熬夜……”

    张新杰也转过头来看周泽楷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喜欢说话的吗?”

***

    联盟里作息铁打不动的战术大师和联盟里号称最难采访的职业选手。

 

 

《相濡以默》

        张莫by阿若

 

    两人在电脑前落座,在张新杰的建议下,莫凡操控着莫白上线,而张新杰则是用着一个莫凡从未见过的牧师号,名字只有一个字——默。

    “跟着我就好。”张新杰在莫凡不解的眼神下淡淡道。

    莫凡也是习惯了被别人指挥的人,没有追问什么,怀抱着满腔的疑问跟上了张新杰的默。

    永生之泉,70级百人副本。莫凡从来也没有试图去插手的东西,就这么被张新杰活生生地摆到他的眼前。莫凡很想抗拒,说自己根本打不来这个,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然而坐在自己身边的人又一次发话了:“我知道你抗拒,但如果不练习,你的团队赛永远都无法跟上节奏。你将永远被团队赛抛弃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得丝毫没有保留情面,如果是以往的莫凡大概会想“不上就不上”一类的话吧,然而现在的他却因为张新杰的这句话感到心里微微的一痛。莫凡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因为什么,他想,现在他能做的大概只有跟着张新杰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全部是零散的玩家,和你我都从未有过交集,我要你做的不是输出第一,而是成为这支队伍的核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莫凡摇了摇头,以示自己做不到。

    张新杰没有多言,只道:“以你的能力,做得到的。别忘了你现在可是职业选手了。”看到莫凡还是那副惶惶不安的样子,他稍稍柔和下语气:“我会帮你。”

 

    整整一个下午,张新杰和莫凡都泡在了永生之泉。莫凡从最初的甚至无法跟上大部队的步调,到第五次的时候终于能够不再犹豫十分钟后才出手。

    “虽然还远远不到我的要求,但你的进步很明显。”张新杰退出账号,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莫凡突然觉得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,只得抬起手轻轻地抓了抓头发,耳根似乎有些红了。

 

    张新杰看到这一幕,右手食指猛地戳在了拇指尖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告而别?”声音里透着一丝清凉。

    这是莫凡很喜欢的声音,从第一次听到起,就一直对它充满好感。那不知从何而起的归属感始终充斥在他的心间,大概因为如此吧,才主动加了好友,度过之后的一年。

    却在自己被肖时钦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那一天发现,自己好像太过依赖他了。而在这依赖中,好象还有着自己所说不上来的什么别的。莫凡无法找人去商量,只好自己一个人狠命地钻牛角尖,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自己应该远离他。于是便趁着叶修对他提出的“不再随意使用毁人不倦上网游”这个要求,决绝地打算就这么断了联系。

 

 

《临界点》

        宋张by兮凝之

 

    霸图输了。

    即便在比赛之前就已经做过的假想,但事实来临,宋奇英却怎样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他强忍着,却依旧是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回到霸图俱乐部,宋奇英避开在俱乐部门前欢迎他们归来的众人,一个人推开了训练室的门。训练室里空无一人,他站在门口轻呼一口气,然后小心地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真丢人啊……他靠在门上用手背遮住微红的双眼,身体偶尔轻颤两下。眼前的黑暗模糊了他对时间的概念,直到规律的敲门声响起,才蓦然被惊醒。

    宋奇英使劲揉了下有些红肿的眼睛,快速地调整好情绪,深吸一口气才转动门把。他兀自镇静地抬起视线,在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却不觉又红了眼角。

    “副队……”他哑着嗓子唤了一声,咬着牙便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先进去。”张新杰拍拍宋奇英的肩膀,示意让他进去,然后反手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副队,”宋奇英又叫了一声,眼泪再次不可抑制地在眼眶打转。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控制住的,但是没办法,泪腺像是坏掉一般让他抑制不住哭泣的冲动,“怎么可以这样……”他握紧拳头站在张新杰面前,喃喃地问着。

    这句话已然不是问题,叶修早给出了最理所应当的回答,然而叶修的话击碎了宋奇英心头由不甘心和不理解凝成的石头,但是残留在心中的碎石依旧压得他难受不已。那一声“副队”之后,他几乎是下意识把这句话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是哪样?”张新杰望着对面几乎泣不成声的少年,平静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明明……明明不应该就这样结束的……前辈们已经没有时间了啊,”宋奇英猛然抬头对上张新杰的目光,泪水已然爬满他的脸庞,“很抱歉在车上听到了副队和林敬言前辈的谈话,但是林敬言前辈过段时间是真的要宣布退役,对吧?”

    张新杰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名为无奈的神情,他点点头,回答了一个“是”字。

    “还有队长……队长也快要到极限了。”宋奇英抽了抽鼻子,用手掌胡乱地抹一把脸擦掉眼泪,“如果我能再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新旧交替本应该如此。”张新杰打断了宋奇英的“如果”,他透过镜片注视着对方泛着水光的双眼,叹声说道:“虽然有所不足,但作为一个新人,你的表现可以给出一个高分评价,更何况,没有如果。”他犹豫一瞬,然后抬起胳膊,似乎想要安慰一下面前并非为自己难过的少年。 

 

《To Prove》

        张安by文子

 

    听到前辈向自己求婚,安文逸没有过多考虑就答应了,他早就确认,这的确是自己爱的那个人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安文逸正在努力不让自己显得过分喜悦,虽然他认为求婚多少是有些形式的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考虑这会不会和以前有什么不同,对于双方现在的职业现状是否合适,是不是需要去查阅参考现有的夫妻间义务。

    安文逸把所有的问题一个个排序和前辈商讨,提问的时候安文逸总是给人一种冷血不近人情的感受,字字珠玑。这样的性情,即使在兴欣那帮热血的家伙里也能很好的起到平衡的作用,即便在慢慢被沾染上些许热血气息之后,也依然被保留了大半。

    张新杰是做过准备的,回答起来丝毫没有犹豫。

    “文逸,这只是个仪式,如果你想参考法律书籍我把相关文档发给你,至于义务,首先我想我们没有分担家务的计划。”张新杰简单地把缘由和初步的安排做成了文档发给了安文逸。

    或许安文逸爱上张新杰的理由之一就是张新杰能消除他所有的困惑,这大抵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吧。

 

《Just Can't Miss You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张林byNeon

 

    冬天天黑得比较早,外面不是很安全,林敬言就说今天不出去了,在家里看影碟好了。张新杰没有表态,就算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翻了半天,就找到几张影片,还是老电影,挑挑拣拣的,最终选了一个封面比较正常的来看。

    俗套的恋爱故事,电影中的男女主人公年轻时是恋人,经历了众多波折最终在迟暮之年在一起了。具体讲了什么张新杰已经不大记得了,只是最后一幕他记得特别清楚。

 

    阳光下,年迈的男女主人坐在轮椅上手牵手晒太阳,女主人公的手渐渐滑落直到再也没有力气,这时男主人公重新握住她的手,吃力地将她的头扶到自己肩上,用最温柔的目光望着那个他爱了一辈子的人。镜头回转,十八岁时的男女主依偎在一起,女主靠在男主的肩上睡着,一切仿佛回到了从前,什么都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头一次地,张新杰想要捅破这层纱,“前辈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点半了,我明早还要去公司,副队晚安。”林敬言语气有点慌张,像是在掩饰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前辈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晚安。”

 

    假装没注意到那人泛红的眼眶和浓浓的鼻音,他果然不会撒谎,张新杰心想。

 

评论(1)

热度(42)

  1. 阿徵帅到掉渣我新匪石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一宣的试阅!你们咋都这么帅…\(;´□‘)/